文章首页 | 开篇导语 | 斋主小传 | 斋主作品 | 旧论新录 | 前沿预测 | 课程通知 |  咨询服务 管理入口

 
祝泌论《皇极经世》用卦方法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2-3-6 阅读:10054

祝泌论《皇极经世》用卦方法

杨景磐/文

本文为拙作《祝泌观物篇解释义》(未出版)最末一章节录。祝氏在《观物篇解》中,对《皇极经世》用卦方法有详述,并涉及到挂一图、既济图的推演方法。这一部分内容,实属深奥,不易理解,又与明人黄畿述说的元会运世的配卦方法迥然不同。本文试作一探讨。

(一)用卦口诀

祝泌论曰:

夫《皇极》用卦之法,出于方外丹经火候之遗意,其歌曰:“用卦不用卦,须向卦中作;及其用卦时,用卦还是错。”此以所得之卦变而合位,不用元卦,“用卦不用卦”也。又并两卦相合而交,取其正(贞)与悔,各为一卦,以入既济图卦之四象,此“须向卦中作”也。得四象已,又以入掛一卦,而后用之,犹以用既济卦为错也。

按,此处披露的用卦口诀,不见于《皇极经世》,可能出自方外丹经。其所谓“用卦不用卦”,是说不用运卦、世卦、年卦等原卦,而是用原卦之变卦。又以两卦的上卦合成一卦,两卦的下卦又合成一卦,以此而入既济图中,看对应何卦,此所谓“须向卦中作”。又要由既济图之卦所对应的挂一卦来参看,以此说明既济卦亦不为标准。

《皇极经世》中未涉及运卦、世卦、年卦等的推演方法,也没有涉及既济图和挂一图,并且也没有相关的论述。南宋张行成、祝泌二家的著作中,以及二家著作中提到的牛无邪(牛作《 太极宝局》,未流传下来),皆认为既济图、挂一图为邵雍所传。祝泌还认为,“《皇极》用卦之法,出于方外丹经火候之遗意”,这又增加了其神秘性。这首用卦歌诀,隐秘含蓄,似出自方外。对这首歌诀,到底应该怎样理解,尚无定论。

祝泌在《观物篇解》中,简略介绍了运卦、世卦和年卦的用卦方法、挂一图和既济图的用法。虽然不甚详明,有些问题还有待挖掘考证,但这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。自宋代以来,介绍此类方法的,惟张行成、祝泌二家而已。

祝泌论用卦之法曰:

先天以方圆二象合为一图,至分两图判之为二,此元经会、会经运、运经世,皆圆图之用也。乾坤为大父母,其卦皆右行,从太阳也。复遇媚为小父母,其卦皆左行,法四时也。(言法天运利非)右行之卦皆一生二、二生四、四生八、八生十六、十六生三十二、三十二生六十四,至于反主一十七卦,而后会无极之数,即元终复有元之理也。左行之卦,自一而二,第第相承,如环无端,即岁尽又改岁之理也。二者逆顺异行,其数之差,至于万万极,阳舒而阴缩也。自此已上皆是先天圆图之发用。自此以下即是先天方图之发用。康节之书,有数而无卦,悟其书者,又于置算之次易差,今附卦在逐年之上,不必布算而得之,目睫矣。用此三节卦者,如元经会之运卦,未有他卦配合只变卦与爻,令阴阳协位而推之。至会经运之世卦,与运经世之年卦,则可以取运卦配世卦,盖康节之旨,或取世卦配年卦相合,而推之既济图之法矣。用卦不用卦,既相配如既济图之后,又以挂一卦图求之,方可定吉凶也。既济图用天地卦相配,如阴阳交遇,父母化生,而后成万事育万物,吉凶生焉。

祝氏指出:“康节之书,有数而无卦。”《皇极经世》中,无卦也无图,所谓挂一图、既济图,以及运、世、年的配卦方法,出自世间所流传,或出自“秘传”。张行成、祝泌二家之书,所以对于配卦方法有不同的表述,或传承不同,或见仁见智各有千秋,各自加进了自己的见解,到底邵子的本意何在,至今还无定论。

祝氏指出,运卦因无他卦可以配合,或称之不必取他卦相配合,只以运卦本卦进行变化即可。怎样变?“只变卦与爻,令阴阳协位而推之。,’贞悔卦(内外卦)天地卦相配为协位,阳爻居阳位,阴爻居阴位为协位。不协位则变,协位则不变。具体变法和例案,后面还将作具体分析。

世卦则要与运卦相配合,或世卦与年卦相配合,视其入既济图何卦,再由既济图求出入挂一图何卦,然后作出判断。祝泌云:“既济图用天地卦相配,如阴阳交遇,父母化生,而后成万事育万物,吉凶生焉。”这是祝氏有关既济图价值的论述。对既济图的具体取用例案,后面将作具体分析。

祝泌论《皇极》用四数曰:

皇极用四数,不特元会运世与岁月日时而已,自乾与坤分太极为易之门,一变而为四象,二变而为八卦,三变为十六位,四变而六十四卦。自四变而偶之,则先天图一百二十八卦也;四变而四之,则挂一图二百五十六卦也;四变而八之,则既济图五百一十二卦也;四变而十六之,则既济阴阳图之细数,各一千二十四卦也。八八之卦亦四变而为用,故日月星辰之在天,水火土石之在地,士农工商之在人,无非四也。它可类推。

《皇极经世》中特别看重“四”。元会运世、年月日时、日月星辰、水火土石、走飞草木、皇帝王霸、《易》《诗》《书》《春秋》等等。朱熹说:“康节以四起数,叠叠推去,自《易》以后,无一人做得一物如此整齐,包括得尽,想它每见一物,便成四片了。”(转引自《皇极经世书解》卷五)

上文中“先天图一百二十八卦”,是指先天六十四卦方图合图。挂一图共二百五十六卦。既济图分为阳阴二图,各五百一十二卦。这些图中所含之卦,正如朱熹所说“以四起数,叠叠推去”,读邵子之书,当先知此义。

祝泌论挂一图的用法曰:

皇极二百五十六卦,只用内正外悔,二象之外无爻义,故分两图只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之数而定卦,至分两图变为既济图,皆以内外之数系卦也。今以数观历代之休戚,若据爻辞取义,犹刻舟求剑,非知皇极法者。然康节书有时摘爻辞立论,何也?日挂一卦以数取成二百五十六卦,其卦又自祖于先天象图也。观物外篇言乾兑离震,阳爻一百八;巽坎艮坤,阴爻四十。共二百五十六爻者,即挂一卦之所祖也。是以摘爻明义,乃所得卦吉凶之所祖也。元会运世,各列四序,如元,泰卦,元之元之元之元,得二万兆数,至世之明夷,世之世之世之世,得八十一万之数,此特第一位之分数耳。其下各有三十小位,自甲甲寅一而起,见位数若干,因而乘之方见真数,若便据二百五十六卦之分数而用之,是天地人物止二十五等而已,非观物之蕴也。况人用分,物用秒,又有例义,不可一途而取轨。皇极之法,妙在方圆曲直,运行以圆,生物以方,天地人物之所共参考。至于平行则直,斜行则曲,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,乘除消长由此而分,宏远微妙哉。

挂一图共二百五十六卦,是六十四卦的四倍,即六十四卦有别于先、后天卦序的重复四次的排列,其排列次序,既不同于先天六十四卦之序,也不同于后天六十四卦之序。黄宗羲说:“乾、兑、离、震为天之四卦,四卦自交成十六卦,十六而十六之得二百五十六卦,谓之挂一图。”黄宗羲又说:“卦气图(按,挂一图又称为卦气图)二百五十六位之序,虽日乾、兑、离、震四卦自交而成,然按之方图,又错杂时有出入。”黄宗羲分析后最好说:“图之为序,当必有说,张、祝二家皆影响矣。”黄宗羲最终未能搞清楚挂一图二百五十六卦排列次序是怎样产生的,而张行成、祝泌二家虽皆对此有论述,但所论又皆不明确,因而至今还是一个谜。

(二)用卦案例

例一:唐尧于二千一百五十六世岁次甲辰(公元前2357年)即位用卦案。《观物篇解》对此案释曰:

尧即位甲辰,已辨于前。圣人以天德出宰,以天道阐治,以天工任人。五典之书,莫先于尧典,五帝之治,莫高于陶唐,作典者不数百言能该足一代之盛际。当时元经会之运卦元之元之元之元,起混沌之初甲己仲,至尧初年直会之世之世之世同人。若会经运之世卦元之元之元之元起于开物七十六,甲己仲,则当会之世之世之元既济五、上,与贲之初、二,系第六周之三百五十六世也。运经世之岁,得运之元之世大有卦。以世卦既济合岁卦大有,在既济图为未济,合挂一师卦。能以众正,可以王矣。尧天之合故载钦若昊天事。

唐尧即位之年,运卦为会之世之世之世同人,世卦为会之世之世之元既济九五、上六和贲初九、六二,年卦为运之元之元之世大有卦。以世卦既济(未用贲卦)合年卦大有,在既济图为未济合挂一师卦。祝泌取用《师·彖》“能以众正,可以王矣(能使众多部署坚守正道,就可以作君王了)以解释师卦之义。从而以此来概括说明唐尧大治天下的情况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例是以世卦(世卦涉及既济、贲两卦,仅取既济一卦)合年卦取既济图所对应的卦和挂一卦。

《皇极经世》于唐尧即位甲辰年下书曰:

唐帝尧肇位于平阳,号陶唐氏,命羲和钦若昊天,历象日月星辰,敬授人时。期三百六旬有六日,以闰月定四时成岁曰载,建寅月为始,允厘百工,庶绩熙。

康节先生所书这段话摘录自《尚书.尧典》。祝泌认为,康节于此只录唐尧制定历法、节令的情况,而不录其他,这是有用意的。祝泌说:“《尧典》首叙帝尧明峻德、亲九族,平章百姓,协和万邦,而康节不书,只书历象、授时之事”,“盖人从而天与,则知天命之所归。显然,祝氏强调了表示时空天象的历法节令与天命的关系,而此二者又皆以该时空所对应的卦象来表示。

例二:虞舜被荐为尧帝的继承人之年二千一百五十八世岁次乙卯(公元前2286年)用卦案。《观物篇解》对此案释

按乙卯年经运之世卦在明夷,经世之年卦在坤,以同人配明夷合既济图之否、未济,在挂一图是比卦。以明夷配坤合既济图否,晋,在挂一图是晋卦。至丙辰年上半年卦同。此尧授舜之盛际,明出地上之时也。

康节《皇极经世》中于第二千一百五十八世乙卯岁和丙辰岁下书

(乙卯)舜言底可绩。帝以德荐于天而命之位。

丙辰  正月上日,舜受命于文祖。用璇玑玉衡,以齐七政,类于上帝,禋于六宗,望于山川,遍于群神,辑五瑞五玉,班于群后。肇十有二州,封十有二山。四时行巡狩,协时月正日。同律度量衡,修五礼象以典刑。流共工于幽州,放驩兜于崇山,窜三苗于三危,殛鲧于羽山。四罪正而天下咸服。

上述这段文字是《尚书.舜典》的摘要。祝泌认为“《舜典》首叙帝舜纳于大麓,烈风雷雨弗迷之事,而康节不书,只书遍祀时巡,诛四凶之事,盖人从而天与,则知天命之所归。”这里仍是强调舜能承继尧的帝位,也与天命相联系,而天命仍然是通过此际时空所对应的卦象才能表现出来。

此际之乙卯年运卦是同人卦,世卦是明夷卦,乙卯(公元前2286年)年卦是坤卦。以运卦同人配世卦明夷在既济图是否、未济,合挂一卦是比卦;以世卦明夷配年卦坤,在既济图是否、晋,合挂一卦是晋卦。

丙辰(公元前2285年)年上半年所对应的卦象与乙卯年相同。

祝泌指出,“尧授舜之盛际,‘明出地上’之时也”。

晋卦下坤为地,上离为火为光明,故晋卦为明出地上之象。晋卦《彖传》中有“晋,进也,明出地上”,晋卦《象传》中仍有“明出地上,晋,君子以自昭明德”之语。祝泌取晋卦“明出地上”之义以赞唐尧禅位给虞舜之盛况,以及虞舜继位后大治天下之盛况。

以上二例皆取首年(尧取甲辰即位之年,舜取即位前一年即被荐命位之年,兼及即位之年)所对应的卦象,这是符合周易“慎始”原则的。《周易译注》指出:

“慎始”之理,在《周易》六十四卦的初爻中屡屡言及。(《周易译注》第75页)

朱熹《周易本义》对师卦初六爻解日:

在卦之初,为师之始。出师之道,当谨其始。

因此,“谨元慎始”成为前人普遍遵循的原则,上至帝王,下至平民百姓,莫不如此。我国古代的易数学说更是认为,任何事物的元始时空,储存着该事物的全部信息。因此,推演出该事物的元始时空的卦象,这卦象就是该事物全部信息的载体,故通过卦象就可预知其未来。祝泌以唐尧即位之年的卦象,以虞舜被荐于天和即位之年的卦象,来说明尧舜时代的盛治局面,是符合易数学说的规定的。

由上述二例也可看出祝泌对既济图和挂一图的取用方法。

祝泌又论尧、舜时代所对应的卦象

唐虞当六会之终,元经会之运卦在会之世之世之世同人,上爻变为革,则天运推移矣。当数之交,尧舜知天之历数,以天下与贤,苟非二圣之大德,安能保灾度难?洪水滔天,非小渗也;四凶稔恶非细故也,惟尧舜能平定之。故日:巍巍乎,有天下而不与焉。惟运经世之年卦,当临之三、四、五、上爻,丁巳当贲之初、二、三、四爻,与牛之言略侣而实非。牛指为元经会之卦,此是运经世之卦,殆不同也。然牛之言必有所闻,特不得其真尔。

尧、舜时代相当第六会(巳会)末期,此时为“数之交”,也正是“天运转移”的时期。此时最易发生各种灾难。尧和舜皆为圣君,当此之际,“以天下与贤”,尧禅让帝位于舜,舜禅让帝位于禹,成功地度过了“天运转移”的时期,平定了洪水之灾和“四凶稔恶”,把社会政治推向前进。祝氏还指出了此际所配卦象与牛无邪所配不尽相同。

例三:宋太祖赵匡胤即位之年卦案。祝泌对此例释

假令国朝开基元之运卦是睽之六五,爻不协,变离为乾,与下卦兑皆是天卦,又不协,则变兑为艮,得天山遁。君子之待小人不恶而严,非遣诸将就国以定大业之事乎?至于会之世卦是困,当五爻直事,九五爻协,而变艮卦不协,又变六五为巽,得风水涣,内外体皆地卦。卦不协,又变涣为丰,以位置于左。而运之岁卦得临,正月登大宝是初九直事,爻虽协,合变正兑为艮,则初六不协,又变艮为离,爻协矣,是天火同人,皆天卦非地卦也。再皆变内外卦为师,以位置于右。从而横视之,二卦上体为豫,下体为未济,此质之既济图豫亦是挂一卦之既济也。尧舜授受大小运皆是既济,所以我朝之盛比隆唐虞。

北宋太祖(赵匡胤)建隆元年(公元960年)岁次庚申,为第七会(午会)、第一百八十九运、第二千二百六十六世,此为北宋开国肇基之始年。该年正月初五乙巳,赵匡胤登基称帝,后周至此灭亡,此际运卦为睽卦六五爻直事。世卦是困卦,九五爻直事。岁卦为临卦初九爻直事。

运卦睽六五爻阴爻居阳位,故称爻不协。爻不协则变该爻,六五由阴变阳,则上卦变为乾,睽变为履。履卦上乾下兑皆为天卦,此为上下卦不协,则变下兑为艮(相反而变),履则蛮为

遁卦《象传》曰:天下有山,遁;君子以远小人,不恶而严。”这是借用上乾为天下艮

为山的卦象,比喻君子既能与小人划清界限,不与县人混同,也能团结和利用小人。祝泌借用此义以说明赵康胤“黄袍加身”,夺取后周政权之后,遣诸将回京以巩固政权的历史事实。

上述是取运卦睽卦变爻、变卦并加以运用的推演过程。

世卦是困,九五为直事爻。九五阳爻居阳位,故称“九五爻协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变九五爻所在的上卦兑为艮,困则变为蒙。蒙上艮下坎,皆为地卦,故称“不协”,又变六五爻,则上艮变巽,蒙变为涣。涣上巽下坎,皆是地卦,又不协,则变涣为丰。

丰不再变(丰卦上巽为地卦,下离为天卦,地在上天在下,有交通之理,故丰卦不再变),置丰于左。

年卦为临初九为直事爻(赵匡胤正月登基即帝位,正月和二月对应初爻),阳爻居阳位,故称“爻协”,则变下兑为艮,临变为谦,初六阴爻居阳位不协,只变初六,故变谦为明夷。明夷初爻阳爻居阳位,不再变,只变上体坤为乾,则明夷变为同人。同人上乾下离,皆为天卦,上下卦不协,故仍需变卦。同人上下二体皆变,则变为师卦。

师不再变(师卦上坤下坎,二体皆为地卦,为什么不再变?祝氏于此未作说明),置师于右。查找既济图,合挂一卦为既济卦。

祝泌指出,尧、舜时代,小运卦为既济,北宋小运亦为既济故称“我朝之盛比隆唐虞”,这是对北宋王朝的溢美之词。

(三)用卦余义

祝泌针对挂一图二百五十六卦用卦之法论曰:

《皇极》之法,妙在方圆曲直,运行以圆,生物以方,天地人物之所共参考。至于平行则直,斜行则曲,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,乘除消长由此而分,宏远微妙哉。

祝氏悟出《皇极经世》法,妙在方圆曲直,这是指邵雍先天易图而说的。而祝氏又指出:

“挂一卦以数取成二百五十六卦,其卦又自祖于先天象图也。”这就是说,挂一图也属邵子先天易图的范畴,其用法亦当“宏远微妙”。

祝氏又指出:“分两图变为既济图,皆以内外之数系卦也。”分两图是指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图,既济图即由先天方圆图变化而来,当然既济图也属于先天图范畴。

祝氏还指出:“先天以方圆二象合为一图,至分两图判之为二,此元经会、会经运、运经世皆圆图之用也。,’这里又把元会运世与先天图联系在一起,从而也与既济图和挂一图联系起来了。

祝氏在《观物篇解》中数处散论用卦之法曰:

元经会之运卦,未有他卦配合,只变卦与爻,令阴阳协位而推之。至会经运之世卦,与运经世之年卦,则可以取运卦配世卦,或取世卦配年卦,相合而推之既济图之法矣。盖康节之旨,用卦不用卦,既相配如既济图之后,又以挂一卦求之,方可定吉凶也。既济图用天地卦相配,如阴阳交媾、父母化生,而后成万事、育万物,吉凶生焉。

这段论述提出了运卦、世卦、年卦的用卦原则,以及推演既济图和挂一图的原则。至于变卦和变爻的取用,祝泌亦有论述:

其世卦在明夷之初、二、三爻,初爻以阳居阳位,乃变内卦离为坎,初爻不协,又变下爻为兑是七,地泽临,即爻卦皆协。于是,此临卦配运卦既济,以既济在左,坎非天卦不协变为离。临卦在右,亦非地卦,乃变内卦兑为艮,作谦,将离与谦合,横取其悔得晋,又横取其内卦得履。以晋、旅入挂一图得晋卦。晋明出地上,非舜陡帝位之盛时乎。此举变卦之例也。国朝开基亦有一例在前帙,反变卦法自有定式,在第四帙,请参之。

假令用元经会之运卦,未有世卦、年卦可以配合,只看其时,若在内卦交初爻、二、三爻,则变其所在之爻,看其爻与卦阴阳得位,方是合得之卦,便以卦之名义、时候推断之。若在外卦之四、五、上爻,亦然。

如舜之时(尧时已有例在前)亦是一百八十运,坤卦,而世当二千一百五十八,以三百六十除之,得第六会中第一十二运中十九世也。运卦在同人九五爻,是阳位的阳爻,协矣。仍变外卦乾为坤,而卦与爻皆不协,再变六五为坎,则爻协,而与下卦离为水火既济,地在上而天在下,有交通之理,不复变卦矣。

祝氏复论配卦和取用既济图之法曰:

以元经会,天地未合,未有经世之卦。推卦之法,只就运卦变体爻而求之。至于会经运则有经世之卦,方可配两卦合体而横求之,取既济图义。张文饶未悟此,以为上体属乾、兑、离、震之位,下体属坤、艮、坎、巽之位,以八纯卦配所得之卦者,非也。既济图用十六卦衍忒而用之,岂可只用八卦哉。

运卦、世卦用甲己仲,为元之元之元之元,次用甲己孟,次用甲己季,次用甲己仲。若运卦只据本卦变爻,使阴阳叶位用之。至于世卦,则配以运卦,年卦则配以世卦,横取正悔之交,如既济图,而入挂一卦。月卦亦配以年卦用之也。

祝泌指出了年卦相同而祸福吉凶相异的问题。祝泌论曰:

康节先生观物篇自二十五至三十四篇,皆为运经世,以运为年,世为月,岁为日,而月为时。载一百世上下三千年之治迹,虽书法用春秋之旨,而实寓每运三百六十年之数。今以运数合运卦、世卦、年卦类排之,见每运逐年之卦虽同,而祸福未始相类者,主否泰之期非土世卦可推,盖其上又有经会、经运之卦,必以相参焉。岂如太乙之术,二纪六元(按,太乙术分五元六纪,此处有错简)止于三百六十年而遂穷哉。皇极之大数不若他数之短浅也。元书有逐年之治迹,与史籍少异,辨正于别帙,此只载历代之纪年,使观者自参考云。

祝泌认为,年卦相同,而吉凶祸福相异,这是由于世卦、运卦不同的缘故。如同是甲子年,第一世的甲子年与第九世的甲子年即使年卦相同,那么第一世甲子年所对应的运卦和世卦,与第九世甲子年所对应的运卦和世卦绝不会相同。这就是说,同是甲子年,如果处于同一会和同一运之中,但不会处在同一世之中,因此年卦若同,运卦若同,世卦不可能相同。其他任何年份皆是如此。

按照祝泌在《观物篇解》中的规定,挂一卦配运、配世、配年的方法,可以无穷地推演下去。对于运卦、世卦和年卦的解释,可以参照祝氏《观物篇解》中的例案进行。值得注意的是,祝泌原书中的配卦和解卦,皆是以邵子所传挂一图和既济图为依据的。而对挂一图、既济图的用法,祝泌在《观物篇解》中的规定与张行成《易通变》中的规定不尽相同。这类问题原本就可以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到底张、祝二家谁更接近邵子本意,或者谁为邵子真传,仍需要搜集更多的资料进行考证。

 
 
 Copyright 2004-2012 BY 杨景磐易学网|易数网 
地址:河北省清河县太行北路34巷 文墨斋  手机号码:13313197798
友情链接:密封条 硅胶管  软轴